目前日期文章:201407 (3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華府有多少博物舘,也算不清,記得以前念書時,有一位硏究所的指導教授提到,當70年代,他還在Federick市(離華府約九十公里遠)的國家癌症中心作了兩年的博士後硏究時,每個週末,他都去走訪華府各個大小不同的博物館,當然許多比較大的會去很多次,除了生病的兩個週末外,總共去了一百零二次,逛遍所有的館。

Julian九里安西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5) 人氣()

聽父親說,祖父曾經是北京協和醫院的醫生,所以父親也成了醫生。而他在八二三炮戰之前,從金門衛生院轉到台灣成了軍法醫,常跟著大法醫楊日松先生上山下海。在小學六年級之前,不論是住在淡水,還是後來的板橋大庭新村,記得那時候軍用吉普車,隨時會出現在家門口,不論是半夜兩點,或是還在刮颱風,爸爸就會伶著一個皮箱,跟著憲兵,鑽進吉普車,第二天或更久才會回來。

雖然父親是醫生,但是當時仍然是軍職,收入不高,加上五隻黃口小孩要養,能夠入足敷出就已經很難了,跟本不可能有多餘的錢買一棟屬於自己的房子,可以開業行醫。所以,有著金門人堅毅不拔精神的母親,每天日以繼夜的作家庭手工,把所有的手工賺來的外快全部存起來,就是希望有一天能支持父親自己開業。母親在忙的時候,常把當時體弱多病的我抱在懷裡,同時看著我唸書,我也會唸著唸著就睡著了。

Julian九里安西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9) 人氣()

大學畢業三十一年了,想當年在學校的時候,總覺得時間是永遠靜止不變的,但是大學四年一轉眼就過去了,從此每個人各奔東西,三十一年竟然比一轉眼還快的就不見了,尤其出了國之後,很多同學很少見面,甚至有許多同窗從此未曾再見過面。

文章標籤

Julian九里安西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0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