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瘦的臉龐,留著用髮膠隨手抓的龐克短髮,像一個剛出大學校門沒多久的年輕人。上個星期,台北電影節的最佳大導演趙德胤穿著一件皺皺的短外套,一雙黑色的球鞋,臉上看不出來大導演的霸氣,也沒有影藝界常見的流氣,而是言談誠懇,怎麼看都不像大導演,如果別人不說,沒人知道這是台北電影節的得獎名導。  

在《翡翠之城》電影結束之後,與觀眾對談時,一開口,多少有一點台灣或許是緬甸口音的英文,原本還很替他擔心,如果他的英文像大部分時下的台灣年輕人一樣,那可招架不住老美的提問,沒想到完全不用翻譯,他侃侃而談對答如流,英文的聽力和口語能力之好,超出我的想像。

與觀眾對談 

後來在晚餐時他說:「從前在緬甸讀書時,學校都用英文課本,儘管當時沒有機會說英語,但是這幾年來,因為拍電影,參加過無數次的大小影展,也歷經過各種大小的記者會,少說也有七、八十次以上,今天觀眾所問的任何問題,也都回答過無數次了吧!」

其實前幾天,當知道大導演趙德胤要訪問華府的消息時,最興奮的人,似乎是華府新聞日報李靜芳總經理,她在電話上說:「三場電影我都會去看!」我的心中想著:「妳那麼忙,週末通常也要上班,真有那麼多"美國時間"三場都看,而且在華府市中心,光開車來回就要不少時間呢?」 

 電影翡翠之城海報

我只選擇去看星期六下午的那一場紀錄片《翡翠之城》,但是星期六上午不到十點,就接到靜芳的電話:「等一會兒,十一點半來接你們,電影散場後請你們和導演一起吃飯!」我心中還是想著:「似乎有一點興奮過頭了吧。」

在進城的路上,靜芳的夫婿也是華府名律師黃瑞禮大哥說:「中午時間不夠,我們在史密森松尼的販售部隨便吃,晚上再好好吃!」既然要好好吃,那我就隨口回說:「川普大酒店就在附近…」沒想到他立刻回答:「好呀!就去川普大酒店。」嘿!那可是華府最新的七星級高級餐廳,也可以知道這位年輕的大導演在他們心中的份量。

電影散場後,週六的傍晚,涼風徐徐,在華府寬敞的人行道上,就只有我們五個人散步的街頭,在走向川普大酒店時,大導演開始慢慢地從頭說起。

電影會後與觀眾及緬甸僑民談天  

1998年十六歲時,趙德胤在數千個考生人中,獲得錄取到臺灣讀書的機會。花了半年時間,籌措到約二萬元,才順利取得緬甸護照。「我來台灣的那筆錢,很大一部分是大姊出的。早些年,大姊也曾考上到台灣留學,卻沒有錢去,於是偷渡到泰國打工。那時候,她在泰國存了多年的錢,幾乎全部給我到台灣唸書。」趙德胤說:「光是到台灣所花的仲介費,當時在緬甸就可以買一棟房子。」

因為窮怕了,才會想盡辦法去台灣,他強調:「與其說讀書,其實心中真正的念頭是打工賺錢,把錢寄回家,改善生活。」如果當年還留在緬甸,現在有可能會在監獄裏,「因為那時候緬甸鄉下的年輕人,除了販毒,就幾乎沒有其他賺錢的機會。」

「當年護照一拿到,我就迫不急待地離開緬甸。」七月初,就帶著二百美元,和母親與兄姐的期盼,一個人到達臺灣,就讀臺中高級工業職業學校印刷科。但是到了台中的第二天,就開始打工,一天一干五百台幣的工錢,使他在開學前,就已經存了一個學期的生活費。

後來,大學讀的是國立台灣科技大學設計系,雖然不是電影本科系,但是已經開始獨立接案,拍攝婚禮、畢業典禮,剪接、配樂都靠自己摸索,最後以土法煉鋼的方法完成一部電影短片《白鴿》,當作為畢業作品。趙德胤回憶起當初開始拍片,目的也只是為了賺錢。沒想到《白鴿》一鳴驚人,得到許多影展等國際影壇的肯定,也因此在畢業之後,被廣告公司延攬,後來拿到工作簽證,留在台灣,也賺了給老家蓋洋房的錢。

  當談到現在的電影世界亂象,他說,現在網路上充斥各種的網路電影平台或是線上影音平台,什麼樣人都可以拍電影,拍完往平台上一放就好了。這些提供平台的公司,大多是靠賣資料,賣數據,賣廣告,而讓股票上漲,以及帶動其他想關的生意賺錢,而這些網路電影本身大都不賺錢,有些人只是為了借此出名成為網紅。  

傳奇的川普大酒店

  導演趙德胤特別強調:「現在的導演的存活要靠品牌」,一旦有了品牌,就會有一大堆的機會主動上門。而真正的電影是一個綜合性的工作,所謂創作的電影,事實上創作只佔一小部分,導演要參與劇本,投資人,外景、時間,到選角,以及電影拍完之後的剪輯和廣告,其他的管理、財務、和技術也都非常的重要。

近幾年,他大部分的時間在大陸拍片,今年6月2日至10日,台灣文化部透過台灣書院在紐約、波士頓和華府舉辦了「趙德胤電影精選輯」電影巡演,他特地從北京直接飛到美國來和觀眾見面。其中8、9、10三天在華府「富麗爾博物館」(Freer and Sackler Galleries)放映《再見瓦城》、《翡翠之城》及《14顆蘋果》等3部精選作品。由於中國大陸比美國的電影市場還大好幾倍,他說:「現在的中國導演未必願意到好來塢發展,反而是好萊塢的電影,往往要加入中國元素,與國內電影界合作,甚至直接到中國拍戲。」

2014年曾以「冰毒」一片為台灣贏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提名,也曾是53屆金馬獎年度最佳電影人,趙德胤說,電影到最後比的是「視野」。他把電影大致上分成兩類,商業和藝術電影,商業電影是以賺錢為目的,而儘管從出道到現在,所拍的大部分電影,包括被史密森尼選映的這三部,都被算作藝術電影,趙德胤自我陶侃說,「其實若以結果論,作品有賺錢,就可以叫做商業電影。」 

老鄉見老鄉

趙德胤祖籍江蘇南京,出生在緬甸東北方靠近中國邊界的城市臘戌,共進晚餐時,靜芳總經理與他不時以帶有四川口音的雲南方言聊天。一問之下原來他們不只是雲南同鄉,甚至從靜芳母親李趙菊英女士那裡算來還帶有一些血緣關係,他要叫輩分高的靜芳<小姑太>!早年大陸陷共之後,靜芳的父母親,也是由雲南經緬甸,歷經千辛萬苦帶著一家大小,遷到台灣,後來再到美國,從休士頓起家,建立美南報系的華人媒體王國。人不親土親,儘管他們之間相差將近1/4個世代,他們還是有聊不完的話題,就差一點兒「老鄉見老鄉,兩眼淚汪汪。」  

   因為難得在川普大酒店用餐,一定要拍幾張照片留念,大導演非常熱心的幫我們先拍,但是從拍照片的用心程度來看,他很仔細的找到好背景和光線的角度,甚至彎著腰,把身體扭曲到一個角度,才按下快門,拍下美美的照片。從這一個小動作,看到了他對影像的執著。

非常用心的拍照

    能和年紀輕輕就寫下傳奇故事的這位華府過客,在傳奇的川普大店一起享用晚餐,也替我自己寫下一小段小小的華府生活傳奇。

 

延伸閱讀:

華府的舊郵局大樓 未來的川普國際酒店 

創作者介紹

Julian九里安西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塗鴉
  • 經歷過苦難的人才懂得珍惜人生,
    眼界也會高人一等.
    王兄有機會見這樣的人, 令人羨慕.
  • 最近有機會訪問一些名人收獲良多呀!

    Julian九里安西王 於 2018/07/24 12:00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